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y-lkc的博客

我的家乡沂蒙山,我爱家乡的山和水!

 
 
 

日志

 
 

沂蒙山的靓点啊--寻访穆柯寨  

2013-05-02 18:21:58|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寻访穆柯寨

晁一民

  此穆柯寨,又称穆家寨,位于费县新庄镇境内,在古沂州府也就是现今的临沂城西40余公里处,当地许多村民都说,这座叫穆柯寨的山,就是评书《杨家将》中穆桂英的父亲当年占山为王的地方。历史上宋朝的穆柯寨真的在这里吗?为了探个究竟,我在当地退休教师杨焕友老师的带领下,踏上了这座群山环绕中的穆柯寨山顶———

  我们要寻访的穆柯寨,在费县新庄镇驻地东部一里外的岳山之东、大泉村之北,也就是古沂州府即现今的临沂城西40余公里处。评书《杨家将》中“大破天门阵”前后,身为兵马元帅的杨六郎即杨延昭和其子杨宗保都曾到过穆柯寨,穆柯寨寨主之女穆桂英成为杨家媳妇而带着“降龙木”到宋辽两国交战的边界大破天门阵,成为盛名一时的女英雄,因此,穆柯寨之名被世人所熟知。穆桂英是山东人,穆柯寨在今费县新庄镇境内的也许是真的? 穆柯寨西边有个龙王寺遗址 “要到穆柯寨,先找刘思武,刘思武家是大泉村的,他现在70多岁了,是老村干部,有文化,对穆柯寨的情况比较了解。”杨焕友老师边走边对我说。进了大泉村,走到刘思武家门口,大门锁着。有村民说看见刘思武背着背筐朝村东头去了,我们便一路寻找下去。路上,又碰到几位老年人,向他们打听穆柯寨的事情,他们都知道穆柯寨,都说村东北的那座山就是,穆柯寨和西边的岳山之间,就是郭山湾,郭山湾处有龙王寺遗址,还有石碑和石桌子。我和杨焕友老师走了很多的路,快上午10点了,也没有找到刘思武老人,于是决定沿着郭山湾山涧先到龙王寺去看看,然后再到穆柯寨山顶。

  在寻找刘思武的途中,向遇到的村民打听穆柯寨和龙王寺的情况。针对龙王寺,有人说成是龙皇寺的,有人说成是硫磺寺的,还有人说成是流芳寺、流花寺。问村民龙王寺那地方有没有什么遗迹,有的村民说有张石桌,以前还有块石碑,让人给偷走了,让我很是遗憾,只好同杨焕友老师去看看那张仍然存在的石桌。

  我们两个人沿着崎岖而幽深的山涧向上走,爬了几个陡坡,来到岳山与穆柯寨山的交接处。岳山也叫岳山顶,穆柯寨山也叫穆家寨山,龙王寺遗址就在两山交接处,也就是在郭山湾。枯草掩映下,那张石桌终于呈现在眼前。该石桌有1米多长、半米多宽、半米多高,摆放在山岩之上,背靠山壁,石桌朝外的石面上雕刻有浮雕纹饰,多为层层叠叠的云形纹,旁边和背后距离此石桌2米多远的石壁上,也都雕刻有斜形纹,虽然经受了不知多少年的风雨侵蚀,纹饰依然清晰可见。在石桌背后的岩石底端,有一道宽约30厘米、长约3米的阶,两端分别凿刻一个直径十几厘米的圆窝,深度大约十厘米,可能是立木柱或石柱用的。那张石桌,应该是张供桌。由于该遗址左侧十几米外有一处采石场,虽然现已查封,但此处的山形地貌已经遭受很大程度的破坏,百余米见方的采石场裸露在两山之间,特别醒目,幸亏该石桌下方5米处有一山泉被村民挖砌成蓄水池引水下山,此石桌和石桌背后的山岩才幸免未被破坏,但由于采石场放炮而炸飞的大石头落在了石桌中央,尽管石桌是一块整体巨石雕刻而成,中间也被砸出了一条很明晰的裂纹,让人叹息。

  站在石桌背后的岩石之上俯瞰山涧,才又发现采石场通向山外的道路下方有一块长方形石条卧在田地里,虽然距离有30多米远,也能清晰地看到石条中间凿有长方形的石窝,近前才分辨出那应该是石碑的底座,四周刻有斜纹,而没有任何文字,不免让我有些失望,四处寻找想像中的石碑,结果一无所获,难道真如村民所说被人给偷走了吗? 站在穆柯寨山顶上四顾茫然

  从龙王寺遗址沿着崎岖而布满荆棘的山路走上穆柯寨山顶,西看岳山,好宽阔的山顶,放眼望去,让我产生一种“一马平川”的感觉,部队如果在岳山顶上安营扎寨,那可是兵家拒敌或草寇占山为王难得的一处风水宝地。据说,在岳山南面的山脚下,几年前曾经出现过地裂,山体坍塌许多,联想到山脚下的大泉村村名的由来和村民在半山腰、山脚下能随处挖出泉水的述说,以及村民“山有多高水有多高”的挖井经验,再仔细观察一下此处的地形地势,我遂得出“这里一定有地下河”的结论。古代龙王寺建在岳山和穆柯寨山凹处,且有泉水流溢,这大概就是因为此地水源丰富是传说中的龙王喜欢出没的缘故而得名吧。

  站在穆柯寨山顶上向北看,群山连绵,与穆柯寨之间的山沟内有多处村庄,东西排列,看出来东面和西面都能进能出,实乃一处藏龙卧虎之地,穆柯寨居高临下,群山环绕,西连岳山顶,东有连绵群山,北有群山环抱下的沟壑坦途,南面也是群山环绕,沟壑四通八达,此穆柯寨位于岚济公路北,距离山前的新庄镇驻地仅有一公里多的路程,东西岚济公路、南北蒙台公路在新庄镇驻地交错,宋朝时候穆柯寨坐落于此,地理位置和战略位置之优越可见一斑,穆桂英的父亲选择在此地占山为王也就有了一定的可能性,只是在穆柯寨山顶上和附近找不到历史遗留下来的文字记载和山寨的遗迹,没有证据证明此穆柯寨就是《杨家将》中的穆柯寨,不免让我有些失望,四顾茫然,最终只好悻悻地下山而去。 一方石碑记载着当地的历史真相

  沿着郭山湾采石场通向山外的道路离开穆柯寨,还要经过大泉村,为了更加深入地了解穆柯寨和龙王寺的历史,我们又走到刘思武家门口,终于见到了刘思武老人。我们对他说明来意,问他此处有没有石碑等遗迹可以证明《杨家将》中的穆柯寨就是这座穆柯寨的文字记载,刘思武老人说有一块石碑,差不多被泥土埋没了。于是,我们随着刘思武老人重新向龙王寺下的郭山湾山涧走去,经过寻找,终于在一处泉水旁看见了那块刻有文字的碑石,此碑石方圆形状,直径约40余厘米,一看就能分辨出不是龙王寺处长方形碑座上的那块石碑,它深埋在泥土中,露在土面上约20厘米,一面有文字,另三面有花纹。

  我们小心翼翼地在碑石刻有文字的那一面挖出一个小土坑,能看到全部碑面就停止了挖掘,然后进行清理和辨认文字。由于年岁已久,碑上的文字有些模糊不清,只能看个大概,这也让我兴奋不已,碑石上的文字记载,这里是“山东兖州府沂州费县开福寺”,后面有三个字模糊不清再加上碑石深埋在土中,无法辨认,接着是“田社各郎村月而山有一古刹○○有一○宗祖○○性空重修殿宇佛○○○○建塔营于寺前○立○○○于弘治十二年十二月十八日○○○○弟子悟深悟○○○仍○○○○○于正德十二年十月十五日立○之记”,后面还有许多文字,因分辨不清无法确认,不再抄录。仅从文字记载可以证明,此碑石是个塔座,据刘思武老人讲,此塔座上刻有莲花图案的“升”,形状为圆形,层层叠叠,雕刻得很好看,前几年被人给偷走了。可以判断出,刘思武老人所说的“升”,应该是此塔的塔顶。碑石上的文字记载最有价值的是“建塔营于寺前○立○○○于弘治十二年十二月十八日”和落款:“于正德十二年十月十五日立○之记”等文字。

  从整个碑文记载中可以判断出,龙王寺在明朝弘治、正德年间是开福寺,岳山是月而山,沂州当时隶属兖州府,费县是沂州所管辖。立此塔的时间,距今约有500年左右的历史了,根据碑文记载,“性空重修殿宇”在先,“悟深、悟○”立塔在后。明朝正德年间称“月而山有一古刹”,古刹即指古老的寺庙,可见该处寺庙的历史,应该追溯到上千年。宋朝距今约1000年左右的历史,结合新庄镇境内发现有史前遗迹和汉墓群以及曾经有大批量宋代古钱出土的情况看,在宋朝时期,这里应该有人群定居,社会状况应该十分兴盛,评书《杨家将》中的穆柯寨就是此穆柯寨的可能性也许有点。可惜,此塔上的碑文并没有与穆柯寨相关的历史记载。

  因天色已晚,我们埋好碑石,结束了一天的寻访活动。虽然我此次寻访收获不小,但没有看到与此穆柯寨有关的历史文物,终究给我的这次寻访留下了些许遗憾。

  评论这张
 
阅读(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